所在位置:首页 >新闻资讯 >小说导读 > 江浸月李宗煜小说_江浸月李宗煜全文免费阅读

江浸月李宗煜小说_江浸月李宗煜全文免费阅读

发布时间:2020-09-22 11:35:30

江浸月李宗煜小说_江浸月李宗煜全文免费阅读

《王爷王妃又抱着女儿来上朝》小说介绍

甜宠新书《王爷王妃又抱着女儿来上朝》由猫可爱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江浸月李宗煜,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江浸月穿越了!她一个二十一世纪最强特工组织头号杀手,业内闻风丧胆的医毒天才,竟然穿越成了一个怀着龙凤胎的孕妇,还在穿越当天生产了!孩子爹是谁?她一个半路穿越过来的人给忘记了……没人认领她就只得自己养,拿了人家的身体,可就得替人家报仇,把那些不该享受满门荣耀的人重新踩回地狱去,可踩着踩着,她竟然绊倒在个美男身上。...

《王爷王妃又抱着女儿来上朝》小说试读

江浸月穿越了,穿越当晚,生了一双龙凤胎,还为了保命顺手救了一个朝廷重犯。

生产当晚,跪在床边哭的比她还要厉害的婆子,姓薛,江浸月听见稳婆临走抱着红包眉开眼笑的叫婆子薛妹妹。

江浸月脑子里一片空白,关于穿越后这副躯体任何的记忆都没有。

“薛……”

“小姐,薛妈妈在这,你想要什么?是不是想喝水?”

江浸月正愁不知道该怎么称呼眼前的婆子,听她这么一答应,立马顺嘴叫到。

“薛妈妈,我脑子犯浑,又睡不着,跟我讲讲话吧?”

江浸月垂着眼睛,怕泄露自己眼里的陌生,只能一点点的试探眼前的薛妈妈。

哪知道薛妈妈是个善谈的人,拉了个小札坐下,一边看护孩子,一边跟江浸月讲话,这一讲,直接就讲到了后半夜。

妇人间讲话无非家长里短将来过去,外加江浸月时不时的引导提点,很快就大概明白了自己现在的处境。

此刻是荣坤四十六年五月初九,一个在江浸月认知的历史里从来没有出现过的朝代。

她们现在所在的地方,是江家京郊某处的乡下庄子,也不知道是凑巧还是命中注定,原主也叫江浸月,是江家嫡出大小姐,今年十五岁,父亲是正四品礼部右侍郎,也是侯府的上门女婿,母亲是定国候独女,外公早逝,父亲在去年承袭了定国候爵位,现在在京城里也是响当当的门户。

听着名门显赫又是嫡女,穿越条件已经领先了那些丫鬟青楼**一大步了是不是?

偏偏,原主,很蠢!

江浸月一边听着薛妈妈在那边讲话,一边对原主十几年的所作所为叹为观止。

三岁的时候,母亲去世,父亲把家中小姨娘抬成正妻。

这位继母,在做小姨娘的时候,已经在正妻前面生下了一个姐姐,两个哥哥,抬正之后又母猪一样生下了个最小的妹妹。

甚至,前面还有一个父亲糟糠之妻生下来的大哥哥。

自然而然,江浸月这个嫡女真的只是一个沾着嫡女名头的外人,从小就没怎么受父亲待见过……

听薛妈妈的原话是,原主善良细腻,是个不太爱出门的闺秀,用江浸月的话翻译,大概就是原主性格懦弱,又很受继母摆布,胆小又爱哭。

原本这样的性格已经够蠢的了,更蠢的是,她还未婚先孕了。

这在这个封建保守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朝代,这样的闺秀是要被浸猪笼的。

父亲在家动了家法,奸夫是谁也没逼问出来,但是考虑到家里还有一个未嫁的姐姐和妹妹,现在只能送到乡下偷偷摸摸的生孩子,没人知道这孩子的父亲是谁,也没人来认领。

更可怕的是,江浸月一个半路杀出来的穿越者,孩子爹是谁她也给忘记了……

原来以为是高配版穿越,现在看来,江浸月真的要怀疑,她在做特工的时候,是不是误杀了哪家忠烈的狗?或者踩到了谁的坟茔头……导致她穿越之后处境很艰难,问题很棘手。

薛妈妈讲了小半宿儿,终于撑不住去隔间睡了,江浸月躺在床上,侧头看向身边的两个孩子。

他们睡的都很安稳,皱巴巴的脸此刻总算露出了一点点粉红颜色,姿态有点可爱。

她上辈子就是孤儿,在孤儿院里被特工组织选中,一路厮杀长大的,因为没有父母受的那些苦,她都经历过。

听着薛妈妈话里话外的意思,这江家一家都不是什么好人,她父亲更不是什么好人,抛弃了糟糠之妻,迎娶白富美,之后还抬了小三做正妻,最后,竟然还有脸继承白富美家的财产爵位,脸皮估计比城墙都要厚。

所以,丢孩子去江家那种虎狼窝,她自己大摇大摆去过想要的人生这种事情,她可做不出来,至少先找到孩子爹,把这两烫手山芋丢可靠一点的人家再说吧!

行吧,她就当积德行善,用着原主的身体就暂时养着原主的孩子吧。

只不过江浸月没想到的是,这样一养,她就养了两个孩子足足四年……

四年后。

江浸月是被门口一阵吵吵嚷嚷的声音吵醒的,迷迷糊糊的,江浸月就听见薛妈妈的嗓门扯的老大。

“你们江家到底是哪里找来的人家?天底下有这么糟践人的父母吗?小姐这生完孩子四年,觉都没有睡好过,你们江家不闻不问,现在你们有事情求着小姐了,就让小姐乘车去京城?想让小姐死吗?我呸,想带走小姐,先从我老婆子的尸体上跨过去!”

“薛妈妈这话说的,说的好像是我们大夫人不懂规矩一样,到底是谁没教养啊!还在家做大小姐时候就怀了野种,也不知道是什么玩意的……”

“啪!”

“狗东西,小姐再怎么说也是小姐,是你这样的奴才能编排的?”

“你竟然打我!”

再之后就是各种粗话和婆子尖叫声,顺带还有巴掌落在皮肉上面的清脆声音。

江浸月下了床站在窗口,就看见薛妈妈站在门口,跟门外一个穿着酱红色长衫的婆子撕打在一起,别看平时柔弱的薛妈妈哭起来跟个生活不能自理的泪人一样,但只要是打起架来,手上那力道对着谁都绝对是占上风的。

眼看着差不多了,江浸月站在窗口,适时的开口了,“薛妈妈,怎么了?”

所有人的动作顿时停了下来,被薛妈妈堵在门口的那个婆子讪讪的收回好不容易抓到还手时机的那巴掌,就站在门外,对着江浸月的方向福了一福。

“见过小姐。”

江浸月压根不认识这个婆子,只得让人先进门说话。

婆子身后还停着一辆马车,两个粗壮的大汉,也不知道是车夫还是江家派来抓江浸月的打手。

江浸月还没睡醒神儿,把人叫了进来,她就躺回了床上,只露出了一双没什么情绪的眼睛,旁人看着反而以为她被刚刚那场面吓到了,怯弱的躲了进去。

来人是江浸月继母身边的一个老婆子,姓符。这符妈妈脸上脖子上挂了不少彩,发髻也散了,进来就坐到了旁边的椅子上,只说了一句。

“二小姐,远山候夫人让您亲自回去退亲。”

  • 热门资讯
  • 最新资讯
  • 下载排行榜
  • 最新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