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首页 >新闻资讯 >小说导读 > 顾凉栀许安是哪本小说主角 主角顾凉栀许安小说免费阅读

顾凉栀许安是哪本小说主角 主角顾凉栀许安小说免费阅读

发布时间:2020-09-22 11:54:20

顾凉栀许安是哪本小说主角 主角顾凉栀许安小说免费阅读

《凰妃要自强》小说介绍

主角是顾凉栀许安的书名叫《凰妃要自强》,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御风雪所编写的古代言情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建元十二年腊月初九,大邺国下了第一场大雪,俗语道:“瑞雪兆丰年”,整个京城都沉浸在祥和的喜悦之中。然而在大理寺的牢狱里,从来没有“喜悦”二字,这里是阳光都照不进来的地方。一盆冷水泼下,身上溃烂的伤口再次受到刺激,血水混合着浓汁流到牢房的地面上,发出令人作呕的腥臭味。“说,花少爷是不是你杀的!”又一鞭子丝毫不留情的抽下来,顾凉栀冷冷地瞪着狱卒,这神情配上她脸上的疤痕显得无比可怖:“我说了,......

《凰妃要自强》小说试读

佛寺口在山间里面,远处的天边透着落日的绯红,肆意燃烧着云层。

顾凉栀这会儿已经到了佛寺供人休息的禅房,窗户口边开着,可以望见远处的景象,湘茶察觉顾凉栀的不对劲。琢磨着是不是在路上受到了那个夜王殿下的惊吓。

到底是跟在顾凉栀身边的人,这会儿整理好铺盖,才唤顾凉栀要不早些休息。

顾凉栀摆手,神色淡淡道:“这会儿什么时候了,老夫人又在何处。”

一进到寺院之内,因为顾老夫人的马车在她的前面,顾凉栀下了车后就见赵嬷嬷在马车等着。还细心的又给了药膏,随后没说旁的,跟着带路的小和尚去了禅房处早些休息。

“老夫人信佛几年,与这寺庙之中的慧园禅师交好,这会儿月末还在同慧园禅师谈话呢吧?”湘茶自己也不确定的说着,却见顾凉栀起身来,披上了厚外衣。

“随我去找老夫人。”随后她走出禅房。

现在其实已经算是秋末冬初,这个时候上山礼佛实在不是明智之选。

顾凉栀其实大可直接拒绝顾老夫人,相比起前世,顾凉栀在这件事情主动了许多。

为什么那个时候她嫁给了许安,安远侯野心勃勃,自己死后,安远侯府也别想安宁。难道他就没猜想过不成?

这其实都和今日有所关联。

农忙的时节才过去没多久,北边一场蛮人之中肆虐的疫病传来,耗费这边境国家辽金,还有大阮等地的人们的生命。

而不只是如此,更有地龙翻身,南边天气诡异,十月突降大风雪,伴有大雨,河水边海边的人所居住之地竟然也被淹了。

大灾大难,所有的苦难都传给了生活在底层的人民们。

大夏国的领主,当今的皇帝也愁。

他们缺什么?钱。

他们需要什么?还是钱。

而这个时候灯火通明金碧辉煌不受伤害的殿宇,源源不断的钱财汇聚此来。

顾凉栀抬起头,看着这个大佛寺的殿宇。后几年大夏国辽国发生争执,几欲交战。敌国上官氏公主上官昭和亲辽国,不知进了什么谗言,两国之间才兵戈相见。

而这佛寺,也渐渐消失在了几年之后,成了一处断壁残垣。

湘茶站在顾凉栀的身后,听她说这些云里雾里的话,觉得有些不明所以。只是不知为何,自家小姐的神情变得如此凝重。

“湘茶,你相信我么?”

湘茶低头:“无论小姐做什么事,湘茶都相信小姐。”

禅房的外面站着两个僧人,手上拿着棍子,是慧园禅师的禅房的看护。

顾凉栀看着天色深下去,深吸一口气准备往禅房里面去:“老夫人,老夫人在么?”

“女施主,这里是……”

顾凉栀伸手推开驾着她的棍子:“我知道这里是慧园禅师的禅房,只是想见一见老夫人而已!”

湘茶心下暗自吃惊,自家小姐这是做什么,方才有老夫人身边的人进去通报了,只肖在等待片刻就好。如此大吵大闹的话,怕是会惹顾老夫人不愉快的。

但是她瞧见了顾凉栀的眼神,是小姐要这么做的话,那一定是有她的原因。湘茶想也不想便往僧人身边扑过去。

僧人不可近女色,再说了,他们哪里见过这样的阵仗。凡事讲得好,你要是跟人不好意思的话别人就会跟你好意思。再说了,今日也见到这女子从马车上下来,想必也是一个非富即贵的人。

思虑在三让开了位置。

“多谢两位小师傅,待会儿小师傅……记得不要去管便好。”顾凉栀留下一句话,匆匆向里面跑过去。

两个和尚面面相觑,只觉得这姑娘怕是模棱了,只简单道了句‘阿弥陀佛’。

……

大佛寺香火不断,规模也大,一大半的山头都被这里所占,佛寺最繁华密集之地,称之‘藏经阁’。一般严谨他人进去,或是有许许多多的僧人在此处看守。

顾凉栀抬起头来,这藏经阁修成了七层宝塔楼,每一层往上看去,都积聚匠人的智慧和血汗。每一块砖石都是对佛的虔诚,让人想不到之后的断壁残垣的样子。

湘茶感叹道:“这比都城中的寺庙还要好看呢……”

顾凉栀轻声呢喃:“是啊,可惜,要被烧了。”声音轻的如同羽毛跌落地面,湘茶离得近不解的看了顾凉栀一眼,顾凉栀加快了脚步。

为什么后来的安远侯要把她嫁给许安,顾凉栀握紧拳头,安远侯他没有了限制,他的野心被无限的放大。作为被利用的棋子,顾凉栀可切切实实的记得,安远侯在她出嫁时所说的话。

安远侯的限制,安远侯府辉煌至今不曾败落的原因。那就是——

顾凉栀抬起头来,远处的禅房之间有一个亭子,几盏白鹤脚登的石灯闪耀着烛光,两个坐在蒲团上的人,一个睿智的老妇人,一个已经活了将近百年的禅师。

顾老夫人似乎感受到了顾凉栀的目光,她转过头来:“瞧,方才同禅师讲的几个孙女儿家,就有这么一个。”

慧园禅师轻轻点头,他的灰白眉毛垂下来,都不知道他是否睁着眼睛,带着沧桑且久远的声音穿来:“似是故人来呢,老夫人。”

“栀儿见过老夫人。”

“这孩子性子淡,不喜与人多往来。禅师如此说是故人,到有些折煞她了。栀姐儿,到老身此处来。”顾老夫人不回头看,笑着捧起小桌面冒着烟的热茶轻轻吹气。

赵嬷嬷差人去拿新蒲团去,顾老夫人只道了一句不用忙活,便罢了。

顾凉栀其实还不知道见了顾老夫人要如何,直接说待会儿要着火?那会把自己也给引进去,说不定还会有人把她给押起来。

依她来看,待会儿不仅要着火,还会有一场厮杀。顾老夫人大佛寺一行虽然还有命在,可赵嬷嬷护着她死在了火灾里。

顾老夫人受了惊吓,病榻躺了一年便撒手人寰。顾凉栀看着还在招呼赵嬷嬷拿蒲团给她,心中不免觉得难受。

  • 热门资讯
  • 最新资讯
  • 下载排行榜
  • 最新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