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首页 >新闻资讯 >小说导读 > 王牌教官秦离虞欣免费阅读_终极强枭秦离虞欣小说全文阅读

王牌教官秦离虞欣免费阅读_终极强枭秦离虞欣小说全文阅读

发布时间:2020-09-22 12:27:50

王牌教官秦离虞欣免费阅读_终极强枭秦离虞欣小说全文阅读

《终极强枭》小说介绍

完整版小说《终极强枭》由南阙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主角秦离虞欣,书中主要讲述了:五年前,为了能让自己配得上她,不辞而别。五年后,他荣耀回归,只是归来之时,发现自己多了一个女儿。然而,女儿已被定为生死局里的一枚棋子,他展示了雷霆之怒……...

《终极强枭》小说试读

在一座较显老旧的三层别墅门口前,停放着一辆崭新的酒红色宾利慕尚。

秦离瞄了一眼豪车,坚毅的嘴角微微勾出一抹似有似无的笑,

心道:“看来虞欣的事业更上一层楼,连四五百万的豪车都开上了!想必她更受高门大户,家骥人璧的虞家重视了。”

再次来到虞家。秦离的内心难免很复杂。

五年前发生那件不光彩之事,虽然自己也算个受害者,

但终究女方吃亏太多,

那竟是她宝贵的第一次!

自己到底是占.有了有着崎原第一美女的清白之身。

而在结婚后的第三天于深夜中,自己悄声无息的离开,不管是以什么理由,都是自己的不对!

不用说,这五年来,虞欣一定是受到了很多流言蜚语。

想那个时候的自己,十分的自卑,面对虞欣时眼神躲躲闪闪的,常低头,都不敢正眼看一眼她。唯有出去打拼改变自己,才有可能配得上虞欣。

而如今,自己可功成名遂,谓北斗之尊,曰握天下兵权,掌终极财富也不为过。

今日,他终于有资格告诉所有人,自己配得上虞欣!

走到墅院门口,秦离抬起手准备敲门时,从里面传出一个比较熟悉的声音。令他精神阻滞了一下,手不由得停顿在了半空中。

“秦离那个废物终于死了!

这五年来,他死不见尸活不见人的!白白占用着我家虞欣婚姻栏上的一个名额!令我们痛恨死他了都!

前几天,在秋浦江里打捞出来了一具已高度腐烂的无名男尸!吆喝了几天,没人认领。

我想着是不是秦离那废物掉河里给淹死了!

反正我就当他已经死了,干脆我和你叔叔就去认领了那男尸,说是秦离!

现在,安察局里已经给开下了废物秦离的死亡证明!”

是岳母江悦在说话。

紧接着,又一个成熟的男声响起,是岳父虞明在说:“这下可好了小林!

有了秦离的死亡证明,他和虞欣的婚姻就属无效了。

你现在可以名正言顺的娶我家虞欣了,

可以随时跟她去婚证局领属于你们的结婚证了!”

“那就多谢叔叔和婶婶了!只是欣欣那边……她性子倔,还不同意。

还需要你们二老多费心一下!”

“小林,你尽管把心放肚子里得了!欣欣她一定会同意的!”

“那这一切就交给你们了。

婶婶,这个爱马仕包,全球**版,是我托朋友在国外买的,要十二万元一只。

喏,这一瓶香水是香奈儿的。

叔叔,这是两双颜色不一样的皮鞋,还有几套服装,和这三条皮带,都是路易威登牌子的!穿出去倍有面子!”

……

整个虞家墅院内,充斥着虞父虞母的欢声笑语。

门外,秦离的脸上一阵青一阵白的。

只是想起那张挂满泪水的绝美面孔,和那双充满哀怨的眼神。秦离硬生生的将腾腾而生的火气强.压了下去。

说到底,是自己对不起虞欣。

何况,这次回来,只是为了虞欣,别无他因。

铛!

铛铛!

秦离握住门上的铜环,较用力的叩下。

“谁呀?”

似是正在兴头上,被突兀且脆响的叩门声给打断,虞母的声音里蕴含了一些不耐烦。

随即就听到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由远而近。

脸上的笑容还未来得及消散完,虞母就已打开了门,

然后她就看见了自己这辈子最不想再见到的人,脸上的表情一下子凝固了:张大个嘴巴,瞪圆了眼睛。

样子犹如吞了一颗囫囵鸡蛋,

又仿佛遇见了鬼。

“妈!是我!”

秦离咧开嘴笑了起来,洁白的牙齿在阳光下烁烁发光。黑曜石一般的眼睛里露出一点点柔光。

“你是秦离?”虞母又惊又怒。

秦离点了点头。

五年不见,虞母风韵依旧,样貌几乎没变。

可几年的戎马生涯,秦离的轮廓虽未发生巨变,但他整个人的精神和气质却有了天翻地覆的变化。故在虞母的眼中,如同换了一个人,一时半会儿不敢确定是他。

“果然是你这个废物!”

上下打量了半天,虞母不得不承认眼前这个人就是秦离。不由得感到失望极了。

这个人怎么还没死呢!

她既生滔天的恼恨。顿时化作一头愤怒的母狮,将门大打开,扑上去,十分用力推搡了一下秦离。

无奈秦离稳如泰山,不仅没有推动他,反而自己被弹得往后一个趔趄。

“妈,你小心点!”秦离伸出手,神色关切地说。

“你!你来干什么?

早不归晚不归!非要等到欣欣要重新嫁人了你才归来?

安的什么心你,是成心来捣乱的吧!

还是趁机来讹钱的?”虞母双手一叉腰,讲话如机关炮一样,泼妇象毕露无遗。

虞父已跑过来,看见秦离,顿感大事不妙,脑袋瓜子嗡嗡的作响。

“这个瘟神!”

他瞪大眼睛往两旁瞅了瞅,冲过去,从墙根下抄起一把铁锹,

“你让开,让我拍死他!”

他冲过来,一把扒拉开虞母,双手执握把柄,将铁锹高高的抡起来。

眼看一块黑乎乎的铁楸头就要落在秦离的头上,

一道巨伟的身影冲过来,将大手一挥,一把抓住了铁楸的把柄,

牢牢如大铁钳箍住,

任由虞父怎么拽拉也弄不动铁楸一丝一毫。

“这个人,你动不起!”赵雍阴冷着一张面孔说。

“喀吧!”一声清脆,

鸡蛋粗的木柄竟被他给生生的捏断了。

“哐!”

带着半截木柄的铁楸头掉落在地上了。

看着身材异常魁梧,长相又凶悍的赵雍,虞父吓得一啰嗦,手松开了剩余的半截把柄。

“滚一边去!”秦离斥骂道。

赵雍低下头,默不作声的退到了一旁。

“什么人?”

有一个长身玉立,相貌白皙儒雅,大约三十岁年纪的男人从里面慢慢的走了过来。

“秦离,这个人你知道是谁吗?

他就是崎原市第一首富林贤岳的儿子林一宸!

整个崎原有头有脸的人物,有谁见了他不恭恭敬敬的喊上一声林少!

呵呵,你能惹得起他吗?

你只配供他践踏,如泥!”

虞父指着旁边的年轻男子说,脸上不觉得露出一份自豪的笑容。

叫林一宸的男子高抬着下巴,鼻孔撩天,一侧嘴角上扬起,

是白净脸上挂着一副轻蔑十足的笑容,

微眯着一双狭长的眼睛打量着秦离。

端的一副轻世傲物的姿态。

“你就是那个传说中的癞蛤蟆吃上天鹅肉的保安?

一个一定是祖上烧了八辈子高香才让你有幸入赘到虞家的废物!

你要在这里讹钱对吧!

说吧!

要多少钱你才能离开虞欣?”

“什么?”

秦离的黑曜石般的眸子中,有抹锋芒,一闪而逝。

  • 热门资讯
  • 最新资讯
  • 下载排行榜
  • 最新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