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首页 >新闻资讯 >小说导读 > 《凰妃要自强》小说全文免费试读 《凰妃要自强》最新章节目录

《凰妃要自强》小说全文免费试读 《凰妃要自强》最新章节目录

发布时间:2020-09-22 12:29:15

《凰妃要自强》小说全文免费试读 《凰妃要自强》最新章节目录

《凰妃要自强》小说介绍

主角叫顾凉栀许安的小说叫做《凰妃要自强》,本小说的作者是御风雪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建元十二年腊月初九,大邺国下了第一场大雪,俗语道:“瑞雪兆丰年”,整个京城都沉浸在祥和的喜悦之中。然而在大理寺的牢狱里,从来没有“喜悦”二字,这里是阳光都照不进来的地方。一盆冷水泼下,身上溃烂的伤口再次受到刺激,血水混合着浓汁流到牢房的地面上,发出令人作呕的腥臭味。“说,花少爷是不是你杀的!”又一鞭子丝毫不留情的抽下来,顾凉栀冷冷地瞪着狱卒,这神情配上她脸上的疤痕显得无比可怖:“我说了,......

《凰妃要自强》小说试读

顾凉栀抽噎,深吸一口气来:“栀儿如此,以后便是沦落他人的笑柄,婚的确是会退,可绝对不是让安远侯府蒙羞为前提!”她,要的是置之死地而后生。

----------------------

湘茶最先来迎接的顾凉栀,寻常顾老夫人叫人过去问话,一般早早叫人出来了,而和小姐竟然用了这么长时间。

“我派你去做的事情可都完成了?”

湘茶点点头,帮顾凉栀褪下外面的衣物,顾凉栀身上的伤口还没有好完全,一些地方渗出了血,被湘茶触碰到,竟然已经不觉得疼了。

“小姐吩咐的事情,湘茶都办妥了。三姨娘身边的人,一个新来的叫月七,是负责给三姨娘熬制药材的。每次经手时,都和那大儿媳妇有过牵扯。”

顾凉栀只听到窗户外面似乎有人影闪动,湘茶说话顿了顿,也朝着那边望过去。她抓住湘茶,对着窗户那边问道:“三娘身体娇弱,最近的食物略有些苦涩难嚼,听说三娘最近喜欢吃芙襄楼的糕点……是不是有猫叫?外面怎么有些声音。”

湘茶也知道事情的不对劲,故意加大音量回应顾凉栀:“是,小姐。”等她走过去,脑袋贴在门上,听了一阵,对顾凉栀张口对唇形:“人走了。”

顾凉栀抿唇不语,方才的话的确是她胡诌的,三娘害喜,进食少,现如今能吃得下的只有大儿媳妇。那些人定然是不能那食物下手,至少暂时说明这个大儿媳妇可以排除。“明日,把月七带过来。……不,我直接去见一见她!”

翌日。

天气晴朗,浅草崔嫩,衬托花儿的娇艳美丽。让人的心情也不由得慢慢变得闲散,是个让人放松警惕的好时候。

顾凉栀还未到魏氏的院子内,就听到一个粗使婆子低声抱怨最近的活不好云云。

“快别说了,钱婆子,在其职谋其位。你都跟着三姨娘了,还想着何大夫人的好,这让三姨娘怎么想?”跟她同来的女人拧眉,因为方才钱婆子洗着衣服,想着憋屈就摔衣服,直接弄了她一脸的水。

钱婆子火气大,当时怒道:“好歹我们在何大夫人哪里也是受人尊敬的,吃得好穿的好,就连赏赐,那也都是下人里最好的。”哎哟,可气死她了,现在安排在了三姨娘这里,吃的用的都是最次的。别说照顾人了,房门都不让她们进,还照顾?

“你小声着点儿,就因为你是这个脾气,所以才不让你进到主屋里面去。”这女人倒是明事理,劝着钱婆子知足,可是有些人,就不能劝。

越劝越上窜,钱婆子站起身,一脚踹开水盆:“我得找三姨娘说理去,这活不是我能干的!”

顾凉栀的心渐渐沉下去,这就是何氏送来照顾魏氏的人,这么凶悍,不知道的还以为这里是何氏的院子呢!

她一把抓着地上的一些个石子,见钱婆子和一旁的女子争执,朝着钱婆子砸过去。

“哎哟!”钱婆子痛乎出声,“是哪个不长眼的小人偷袭老娘?!”一大堆腌臜话全骂了出来,显然在何氏哪里对下人狐假虎威的样子用到了这里,原本火气正盛,瞧见了顾凉栀那一张温柔且平淡的面容,一条疤痕甚至把她看起很好欺负。

“原来……是二小姐啊?”阴阳怪气的语调听的湘茶不爽,顾凉栀想起来,这个钱婆子在前世可没少欺负她身边的仆人,甚至湘茶被送给何氏变态侄子时,她可是掺了一脚的。

很好啊,凑一块儿了。

她冷笑几声,“钱嬷嬷这是养尊处优惯了,连做下人最基本的礼仪都不知道?”

一旁的女人立即朝着顾凉栀行礼,偏生那钱婆子不长眼色:“老奴还不知道犯了什么错,二小姐要欺负我一个婆子。”

‘啪’的一声,清脆且响亮,在场几人均是愣住,瞧见的人直接进屋子里请魏氏。

钱婆子捂着脸:“你……”

顾凉栀一把打开指着自己的手:“三娘现如今怀着孕,就连老夫人都要三娘静养,偏生你这个婆子不识好歹,我还未进来院子中,便只有你在此指手画脚。背后议论主子,就算是去了大娘哪里,你看是大娘帮着你,还是帮着我!”

钱婆子愣住,这一愣就输了,被顾凉栀几顶大帽子扣脑袋上。

“既然你这么不愿意在三娘这里当差,那好啊,就去老夫人哪里,让老夫人亲自为你选一份差事。是留是走,是找个人伢子发卖,那都随你去了!”顾凉栀说着就过去钱婆子。

这下哪敢再放肆,钱婆子连连道歉,女人也在一旁求情求放过。闹到何氏那里不算什么,闹到顾老夫人这么一个经历大风大浪的人面前,她钱婆子怕是别想翻身了。

当即她就慌了,连连朝着顾凉栀道歉,既然这样,早干嘛去了。可惜啊,我现在不是当年的身份,不然直接把你……顾凉栀的眼神逐渐变冷,然而这时,一声轻呼,和魏氏的声音传来。

“栀姐儿,这是做什么?”

“月七见过二小姐。”

魏氏走的缓慢,一旁年轻貌美穿着丫鬟装的女子搀扶着她,眼睛左右转着,对上顾凉栀审视的眼睛。想必,这便是月七了。

回到房间内,顾凉栀心疼的帮魏氏捏肩:“栀儿要是不来,还不知三娘这边竟然有这些恶仆人。”

“都不过是苦命的人,在我们这里讨一份差事和饭碗。栀姐儿,枪打出头鸟,你可莫要在这么做,那钱婆子是那边的人,你、你切莫小心。”

魏氏的小心翼翼和对安远侯的爱,让她觉得一个婆子而已,不过就是一件小事。她忍了。“三娘,人善才会被人欺负啊。”顾凉栀紧紧抓着她的手。

‘吱——’一声沉闷的甚至有些年代久远都声音,紫木色的房门被拉开,月七端着盘子走进,行礼道:“三姨娘,安胎药煎好了。二小姐才来,怕是还没有进膳,奴婢拖大嫂子多做了些,正好可够三姨娘与二小姐……”

“大嫂子?”顾凉栀打断她的话,难不成月七跟大儿媳妇是亲戚关系?

魏氏暗中握着顾凉栀的手,宽慰道:“拿过来吧。”

  • 热门资讯
  • 最新资讯
  • 下载排行榜
  • 最新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