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首页 >新闻资讯 >小说导读 > 新书《亿万婚约:前妻别改嫁》小说全集阅读 乔堇陆栖寅小说免费完整版全文

新书《亿万婚约:前妻别改嫁》小说全集阅读 乔堇陆栖寅小说免费完整版全文

发布时间:2020-09-22 13:02:51

新书《亿万婚约:前妻别改嫁》小说全集阅读 乔堇陆栖寅小说免费完整版全文

《亿万婚约:前妻别改嫁》小说介绍

主人公叫乔堇陆栖寅的小说叫做《亿万婚约:前妻别改嫁》,它的作者是萌面酱写的一本豪门总裁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许多年前,在她狼狈不堪的时候,一个男人弯腰冲她伸出手,从此她跌跌撞撞,一直紧追他的脚步。可从未想过,一纸婚约换来的却是一场阴谋,撕碎了所有年少的幻想和执着。他说:“乔堇,哪怕你现在就死了,我也不会为了你这种歹毒的女人掉一滴眼泪。”却不料几年后,这个高高在上、矜贵无双的男人,发了疯的遍地寻找,狼狈痛苦的后悔。“乔堇,如果再能重来一次的话,哪怕是命我都愿意还给你。”...

《亿万婚约:前妻别改嫁》小说试读

“马上准备手术。”

“乔小姐,您真的想好了要引产?”

乔堇被推进手术室,医生再度迟疑的询问。

孕妇高隆的腹部,已经有六个月大了,孩子都成型了,再不久就出生了,怎么这个时候引产?

乔堇的手冰冷,死死地攥住床单,眼睛通红,咬牙想要说话,却听到旁边冷淡的嗓音。

“是,引产。”

陆栖寅站在一侧,眸光淡漠而沉冷,丝毫温度都没有。

“栖寅?”

饶是她早就清楚这次来医院的目的,可依旧有些难以置信,心脏疼的在抽搐。

腹里的孩子像是有所感应,狠狠地踢了一脚。

那一脚,几乎踢到了她的心头上,一阵酸涩,眼泪抑不住的滚滚落下。

她忽然后悔了!

“我不做手术了!”

乔堇撑着腰起身,可肩膀却被一只冰冷的手按住。

对上的那双眸子极其的寒凉,丝毫的情欲和温度都没有,他的薄唇甚至勾出几分的嗤笑。

“乔堇,你当真是忘记当初的约定了吗?”

“我给你这个婚约,但是孩子不可能留下。”

当初的约定。

她的手猛然的一颤,像是触电一样的麻木和疼。

“可是,孩子我自己会养,绝对不会耽误你。”

乔堇哀求的看着他,看着他俊朗立体的五官,看着他那双眼里不加遮掩的厌恶,声音愈加的卑微。

可按住她肩膀的手依旧没松开。

陆栖寅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冷冷的说:“孩子生下来,然后呢?”

“让他一出生就做个单亲儿?你忍心?”

“乔堇,是不是最近我答应了你太多的条件,让你有些认不清楚自己的身份了。”

他字字冷漠残忍,像是一把锋锐的刀子,狠狠地割在她的心口上。

“准备手术吧。”

陆栖寅话都懒得多说,对医生说。

车子推进去,乔堇看到的最后一眼就是他垂眸发短信的样子,那一刹的眸子温柔下来,像是在对待什么宝贝。

手术室内,乔堇的意识昏沉,时有时无。

哪怕打了麻药,也能感觉腹部阵阵的疼痛,她越来越恐慌,空前的后悔。

“不要动我的孩子!”

“我后悔了,不引产了!”

乔堇竭力的撑着自己的意识,用尽最后的力气喊道。

但是却无人听。

只有医生叹了口气,有些怜悯的说:“乔小姐,陆先生都吩咐过了。”

“引产完了,还有一个小手术,希望您情绪保持平稳。”

小手术?

乔堇的脑子有些迟钝,缓了很久才怔松的问:“什么手术?”

她喉咙干涸,很艰难的才能发出声音。

进来之前,她只记得栖寅不肯要这个孩子,只肯给她陆太太的名分,却不记得还有什么手术。

医生说:“陆先生吩咐过了,您的肾需要摘除一个,因为您的肾跟沈大小姐的刚好匹配。”

“如果不引产的话,肾等您生完孩子的话,可能沈大小姐等不及了。”

晴天霹雳!

她脑子轰然一下炸开。

肾脏?

分明说好的是一年后再把肾给沈蔓安的,怎么会是现在?

原来如此。

怪不得他发现自己隆起的腹部的时候,第一反应就是拉着她去引产。

乔瑾终于脱力的闭上眼睛,滚滚的眼泪从脸颊滑落,没入到头发里。

原来只是为了这个肾啊。

昏沉的梦里一片漆黑。

她隐约看到曾经的自己,整天跟在陆栖寅的**后边,可他却从来不肯施舍给自己一点关注。

到最后,他才肯看自己,可却是为了别的目的。

“乔堇,你不是很想要嫁给我吗,那我给你这个机会。”

“蔓安之前出车祸身体不好,她很需要肾源,只有你的跟她匹配,我娶你,给你陆太太的名头,你给她一个肾好不好?”

当时她怎么回答的?

似乎回答的毫不犹豫。

可后来,那声音更冷,“乔堇,谁允许你怀了我的孩子,这孩子就算生下来,陆家也不会承认他。”

“等你生下孩子?你别忘了你现在陆太太的身份是拿什么换来的。”

无数的画面在她脑袋里旋转交替。

她脑袋疼的几乎快炸开了。

耳边是低声的问候:“乔小姐?”

乔堇猛然的睁开眼,伸手一摸,眼角都湿透了。

“怎么了?”她一开口,嗓音就极其的沙哑。

后知后觉的才反应过来,之前的不是梦。

孩子!

乔堇下意识的伸手去摸腹部,可摸到的却是空荡荡的,像是心脏某处忽然空了一样的疼。

她的孩子,终究还是没保住。

“乔小姐?”护士再问:“您身体哪里不舒服吗?”

“最近饮食需要注意一些,以后不要做强烈的运动和体力工作。”

护士的叮嘱,她几乎听不进去。

手摸到的先是平坦的腹部,再就是包裹着白纱布的伤口。

她的肾,被摘掉了一个。

“陆栖寅呢?”她忽然抬眼问。

那双眼睛微红,原本明亮的眼睛,有些茫茫的失去了颜色,撑着想要起身。

护士有些微怔,“额,陆先生有事先走了。”

“是他安排的,先引产再割肾的吗?”

她的嗓音愈加平淡,但是眼里的失望却几乎溢出眼底。

分明答案就在眼前,可她偏偏不信邪的还像再问一次,再刺伤自己一次。

多么犯贱。

护士这次彻底的安静了,很小声的说:“应该是——知道的吧。”

像是闷锤,狠狠地敲在她的心头上,钝痛难忍。

眼眶再度发酸发涩,乔堇仰头把眼泪逼回去,这算什么,当初这本来就是她胁迫下的交易。

她捐出一个肾,作为条件,他必须娶她。

只是到最后,她有些贪求,才会有了这个孩子。

“那孩子的——遗体,在吗?”

乔堇喉咙发干,问。

心头在滴血,六个月的朝夕相处,母子连心,说没就没了。

是妈妈没用。

“额。”护士更是难为情,“您节哀,引产的孩子,都——会很惨烈。”

后边的话没说,她也清楚。

这样的孩子基本成型了,被引产出来,小胳膊小腿都会被夹断了才扯出来。

她鼻子一酸,眼泪唰的滚了下来。

太疼了,想想都觉得又疼又痛苦。

  • 热门资讯
  • 最新资讯
  • 下载排行榜
  • 最新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