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首页 >新闻资讯 >小说导读 > 精品小说《季夫人她A爆了》沈清梦季星河已完结版全文章节阅读

精品小说《季夫人她A爆了》沈清梦季星河已完结版全文章节阅读

发布时间:2020-09-22 23:02:09

精品小说《季夫人她A爆了》沈清梦季星河已完结版全文章节阅读

《季夫人她A爆了》小说介绍

主角叫沈清梦季星河的小说叫做《季夫人她A爆了》,是作者安安倾心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沈家被送去念了二十年经的长女回来了,传闻这位长女除了会念经吃斋什么都不会,看到电灯都惊讶。沈家众人:“都是谎言,你们对她疯狂打脸的力量一无所知。”传闻她未婚夫嫌弃她太傻,宁愿和人私奔也不要她,唯有季星河那个憨憨愿意当接盘侠。季星河:“小狐狸只是在你们面前傻,在我跟前精着呢!”再后来,沈小狐狸才发现,季接盘侠不仅不憨,甚至比她还狡猾。但只能凑合着互相宠啊,还能离咋滴。...

《季夫人她A爆了》小说试读

“爸爸我……”沈乐水想要解释,却见沈逸之已经将目光转开,看向了楼下。

眸子里没有不耐,没有从睡梦中被吵醒的生气,只有满目的疼爱与愧疚。

沈乐水想要解释的话,迅速换成了嫉妒和恨。

沈清梦一回来,她的父亲立马就变了。

以前那些疼爱,都是她的。

如今不过一夜,就成了沈清梦的。

凭什么,她不甘心,她不服!

上面的情况,沈清梦没怎么关注,只一下一下的敲着木鱼,嘴里也不停的吟念着。

从楞严咒开始,接着就是大悲咒,十小咒,赞佛偈。

当她念到普贤十大愿王时,沈逸之下来了,站在她身边欲言又止。

她就当没看到,继续往下念。

沈逸之不发话,林芳雅昨天又被沈清梦吓过一遭,这会听到木鱼和念经声,除了一开始被吵醒的气愤,越听反倒觉得有了几分安全感。

父母都不说话,沈乐水也不好说话,只一双盛满了怨毒的眸子落在沈清梦身上久久不曾移开。

沈乐山则是一言不发的倚在门上,神色依旧漠然。

沈清梦才不管他们心情如何,她又念了个三皈依,大吉祥天女咒,韦陀赞后,才停了下来。

木鱼声一落,沈逸之就弯了腰去扶她。

没有诘问她为什么大早上扰人清梦,也没有任何火气,而是带着点心疼的问了句,“梦梦,你都是起这么早的吗?”

渣爹脾气还真是不错。

沈清梦心里轻叹了一声,面上却带了点不安的点了点头,“嗯,在庵里是要有早课的,以前都是在宝殿,神佛座下。现在这里没有,我就看着这里地方比较大,我……我是不是又做错了?”

一边说着,声音越来越低,手也已经去捏衣角了。

沈逸之叹了口气,伸手摸了摸她的头,“没有,你没错,是爸爸错了。”

都过去这么多年了,合着您才知道错了啊?

沈清梦眼中划过一抹鄙夷,并不应声。

林芳雅神色变了又变,想要说些什么,却又在看到沈逸之满眼的后悔时,恨恨的别开头扭身拉着沈乐水回了屋子。

错了又如何,该死的人,也都死了。

就眼前这个二傻子一样的孩子,再是补偿又能补出个什么。

这些年的放逐,早就定了性了。

纵是沈逸之再想培养出沈家大小姐的气度出来,也不过是痴心妄想罢了。

“爸爸,我以后是每天都要做早课的……”

沈清梦声音低低的,带着几许忐忑。

“梦梦,你已经回来了,其实不……”

沈逸之话还没说完,就见长女已然抬起了头,眼中都是盈盈泪水。

“爸爸,我以后都不可以做早课和念经了吗?”

沈逸之的话登时说不出来了,愧疚让他无法继续下去,“可以,只要你想,做什么都可以。”

“谢谢爸爸。”沈清梦露出了个小小的笑脸,精致的小脸上仿佛有光芒绽放开来。

“梦梦,爸爸一定会好好补偿你的。”沈逸之不光是在和沈清梦说,也是在对他自己说。

那她就拭目以待了。

沈清梦很想看看,上有沈家老妖婆,中间有林芳雅,下还有个沈家姐弟,沈逸之能为她做出什么补偿出来。

沈家因为沈清梦早起敲木鱼,从主人再到佣人,全部起了一个绝早。

……

不到一个小时,沈家四口外加沈清梦就坐在了餐桌边上,看着眼前的早餐。

一眼看过去的全素,让沈乐水非常非常的不满。

沈清梦一个人不吃荤,全家都必须陪着。

这让她感受到了巨大的危机感,握着餐具手不由攥的死紧,脑中闪过种种怎么才能对付沈清梦的办法。

饭后,沈逸之并没有去公司,而是携了沈清梦到沙发上坐着,问她成长经历。

沈清梦顺口胡诌,怎么清苦怎么说。

反正他们也不知道具体什么情况,随她骗。

只把沈逸之说的眼泪汪汪,林芳雅无比解气。

沈清梦懒得看林芳雅那得意的嘴脸,只专心和沈逸之卖惨。

沈逸之又渣又懦弱,却是她目前在沈家不可或缺的靠山,手里还捏着一部分沈氏的股份,她得想办法弄过来。

正卖惨起劲时,有佣人进来说季家来人了。

沈清梦的惨,就卖不下去了。

目光下意识的就看向了门口,接着就看到一道高大的身影逆光走了进来。

等人进了屋后,望着那张俊朗坚毅的脸,沈清梦眨了眨眼,她便宜大伯子怎么又来了。

季星河迈着长腿走了过来,语气和煦,“沈叔叔,我不太放心梦儿,就亲自过来看看。”

和沈逸之说明来意后,目光就看向了沈清梦,眼中闪烁着真诚的关切,“梦儿,你还好吗?”

“我……我挺好的。”被季星河一看,沈清梦像是个受了惊的小兔子一样,怯怯的半垂了头,拘谨又胆小。

季星河眸中幽光一闪而过,再次觉得影视圈里少了沈清梦,是个损失。

季家是有入股的娱乐公司的,以后这猫戏老鼠的游戏结束了,要是沈清梦潦倒到没饭吃了,他倒是不介意给提供个就业机会。

他心中闪过各种算计,面上一分不显,径直坐到了沈清梦身边,将身子往沈清梦身前倾了倾,“你和我不用客气,若是有哪里不舒服和不适应的地方,只管说就是。”

沈清梦鼻间都是季星河身上清新的味道,目光所及之处是他微微翘起的唇角。

她抬头飞快看了眼季星河眼中的柔和,这位便宜大伯子,对她的兄控属性还真是强烈啊。

昨天她特意有意探了探沈逸之的话,发现她小时居然真的和季星河关系不错。

也是真的干过自己走路还不稳,就屁颠屁颠的撵在季星河身后面,一声一声的喊着哥哥的蠢事。

不过问题又来了,据沈逸之说那时季星辰也很喜欢她。

还因为她就爱跟着季星河,而气的嚎啕大哭过。

时至今日,怎么季星河依旧是那个温柔宠溺小妹妹的大哥哥。

而原本小时无比爱吃醋,只想她跟他一人玩的季星辰,怎么就驴化了呢?

这俩人要是在对她的态度上调换一下,该是有多好啊。

就在她因为这些陈芝麻烂谷子的过去晃了一下神,刚回过神时,就听季星河说了句,“叔叔您放心,以后我一定会好好照顾梦儿的。”

嗯?这话怎么听着貌似有点不太对劲的样子……

  • 热门资讯
  • 最新资讯
  • 下载排行榜
  • 最新游戏